五大连池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级沙粒系统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独孤九剑现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9:39 编辑:笔名

神级沙粒系统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独孤九剑现

“什么!?”

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岳不群和封不平更是直接站了起来,神色震惊地盯着倒地不起的成不忧。

特别是封不平,刚刚那一剑实在太快了,让他根本连张羽怎么出剑都没看清,而成不忧就已经倒了下去,这种实力只有当年剑宗第一高手的风清扬师叔才能做到吧?

岳不群却是想到了另一点,张羽去过福威镖局,更是和岳灵珊劳德诺有一段时间失去联系,这段时间是不是偷偷取到辟邪剑谱然后学会了?要不然怎么解释这突然突飞猛进的剑术?

众人神色不一,却暂时没有人想到衡阳城那天是不是张羽出手这点,毕竟张羽此刻的表现实在太耀眼,让他们心思各异却又想不到这一点。

宁中则却一如既往地关心张羽,上下检查张羽的身上,关怀地问道,“羽儿,你没受伤吧?刚刚有没有被他伤到啊?”

张羽心中一暖,微笑着摇摇头,“师娘,我没事。您呢?刚刚有没有受伤呀?”

宁中则缓缓摇头,“没有,师娘刚刚只是有点用功过度而已,太久没和人动手,感觉快生疏了。”

苦笑着摇摇头,宁中则感觉一直都在闭门苦修,和别人交战的经验少了,进步也少了。

没等张羽继续说下去,另一个身材瘦削的老者跳了出来,指着张羽斥骂,“臭小子,你他马的居然敢杀人?而且还以下犯上,杀了师门长辈,你该当何罪!!?”

这人正是剑宗丛不弃。

没等张羽开口,岳不群率先拱手一礼,“丛师弟,你们剑宗已经离家华山这么多年,今日回来却是为了争夺这掌门之位,有所伤亡在所难免,没必要和一个小辈计较这么多吧?”

一名穿着黄袍的中年男子淡淡地说道,“岳师兄,我看未必吧?他成不忧师兄是华山剑宗的,这点所有江湖中人都可以见证,而这个小子杀了长辈,这点怎样都说不过去吧。”

这是嵩山派的乐厚。

其眼底闪过一丝狠色,这种有潜力的后生必须尽早扼杀在摇篮里,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虽然张羽的剑很快,不过他还是捕捉到了几分,如果是他,抵挡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以为而已。

岳不群有点头疼,这种事是最讨厌的,特别是嵩山派,那些人一个个都跟疯狗一样,都喜欢咬人一口,还狗仗人势,特别厌烦。

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张羽,岳不群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小子还挺冷静嘛,这点学劳资倒是学得十足十了。

怒哼一声,岳不群一甩衣袖,“成兄,乐师兄,如果你们想教训他,就自己去吧,反正我华山派是不会怪罪有功之人的,这个相信你也能理解。羽儿,快给你封前辈赔礼道歉。”

张羽忍不住暗翻白眼,这话说的,让他们和我打?开玩笑,刚刚没吓到他们也把他们惊到了,没有十足把握估计他们不会动手的。

“封前辈,晚辈刚刚出手太快,收招不及时,不小心把他捅死了,请您见谅。”

张羽说着深深地鞠了一躬,态度非常诚恳

外面围观的岳灵珊忍不住噗嗤一笑,连忙捂住樱桃小嘴,小师弟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咯咯~

其它师兄弟都肩膀抖动,强忍着笑意没有敢笑出来,不然估计封不平会更难堪了。

封不平脸上一阵红一阵黑,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霍地站了起来,封不平指着岳不群,“你,你,我要跟你决斗!不杀了你我誓不为人!!”

岳不群愣了愣,怎么又把矛头转我身上了?

转念一想,岳不群就明白了,刚刚张羽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他没把握只好先拿自己开刀了,而且他觉得剑宗的高手肯定能打赢气宗的高手,打赢之后还能顺便稳坐华山派掌门之位,一举数得,何乐不为?

岳不群正打算站起来迎战,突然间门外众人被一把推开,而令狐冲急忙冲了进来,口中呼喊,“休得伤我师傅!”

岳不群顿时重新落座,淡淡地说道,“冲儿,不得无礼,这是你封前辈,他曾经是二十几年前剑宗的人,现在已经不是咱们华山派的了。不过你还是要对他行礼,这是尊敬长辈。”

令狐冲闻言有点不情愿,不过还是乖乖行了一礼,之后就站到一旁,眼神饱含敌意。

封不平气得手都发抖了,一手突兀地拔剑就刺向令狐冲,打算拿令狐冲来杀鸡儆猴。

令狐冲眼神一惊,侧身躲过,右手长剑抽出,挥剑迎上,口中大喊,“看剑!”

张羽内心补充一句,“好贱,好贱。”

令狐冲长剑抖动,舞出几朵剑光,剑鸣声不断响起,飞快地攻向封不平,长剑勇往直前,完全一副有进无退的架势。

张羽心中一动,独孤九剑?这么快学会了?

想到这里,张羽退到一旁,默默地观看令狐冲的剑法,打算看个究竟。

令狐冲攻势既发,竟是一剑连着一剑,一剑快似一剑,连绵不绝,当真学到了这独孤剑法的精要,“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每一剑全是攻招。

反观封不平,一手狂风快剑同样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击打而来,打算用疾风骤雨的攻势压制令狐冲,每一剑都饱含其几十年内力,这一点却是打算以大欺小用内力深厚的优势直接硬碰硬把令狐冲拿下再说,一点长者风范都抛到脑后了。

令狐冲不急不慢地应对着,长剑或刺或削或挑,长剑的角度总是别出心裁,每一剑都非常行云流水一般,明明多数是华山派的剑招,却又似是而非,每一剑都那么秒到毫巅,让封不平越来越吃惊,长剑的攻速也不由得一缓。

令狐冲不断熟练独孤九剑的剑法口诀,手中长剑一直都指向封不平剑法的破绽之处,令后者每一招都是用到一半就被迫改了招式,越打感觉越憋屈。

几十招一过,封不平不但没有拿下令狐冲,反而越发的岌岌可危,落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岳不群看着更是心中震惊,这套剑法比刚刚羽儿的更高明,难道这才是辟邪剑谱?冲儿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切的一切都难以弄懂,岳不群感觉自己真是心好累,自己的徒弟都比自己厉害了,难道自己已经落后那么多了吗?

铛!

令狐冲长剑挑飞封不平的佩剑,左手剑指指着封不平的咽喉停下,没有狠下死手,显然是有意相让。

封不平呆滞了几秒钟,突然一掌拍中令狐冲的胸膛,直接把令狐冲拍地倒飞出去。

众人大惊失色。

石家庄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中卫治疗阴道炎费用
衡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石家庄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中卫治疗阴道炎医院